浪迹教育PUA培训:交3万培训费为情商充值 涉虚假
发表日期:2018-01-29 10:32

  全称Pick-up Artist。根据百度百科的解释,PUA起初指的是一群受过系统化学习、实践和不断自我完善情商的男性,后来泛指很会吸引异性的男女们。

  2.98万元,23岁的张明(化名)和24岁的刘磊(化名)借款交了培训费,完成了一周的PUA培训。然而,后果并不如他们想的那样。

  7月29日,张明和刘磊分别从武汉和厦门辞职,来到成都。跑这么远,只因他们计划通过为期7天的训练,提升情商,并以此为职业,过上月薪数万元的优越生活,最终让自己“爱情事业双丰收”。

  8月1日,两个小伙参加了“成都南院文化传播公司”旗下“浪迹教育平台”主办的“8·1导师培养计划”,报名费是2.98万元,这个数目也曾让两个小伙望而却步,但平台的导师向他们承诺:“都能留下来”、“直接安排岗位、住宿”。谁知,培训结束后,两个小伙才发现,“愿望”全部落空,导师认为他们只能进入平台做销售。

  去年10月,大学毕业不久的刘磊在网上初识浪迹教育平台,平台提供的各种PUA知识,让22岁的他脑洞大开,他就注册成为了平台的一名学员。24岁的张明,则在今年年初接触该平台后,同样被其吸引。

  浪迹教育CEO名叫王环宇,业内人称“浪迹”、“浪哥”。“他是PUA领域的名人,很厉害。” 张明说,王环宇一度是他和刘磊崇拜的偶像。而平台的很多导师也是PUA高手,且对外宣称普遍月薪超过十万元。这让他们也产生了成为一个导师的愿望,既学会了PUA,也有丰厚的收入。

  通过平台的YY直播频道,张明和刘磊得知平台正在开展“导师培养计划”招募“新鲜血液”,而“8·1导师培养计划”是其中的最后一期,且名额有限。这项培训的报名费是2.98万元,对于这张明和刘磊来说,这不是一笔小数目。

  7月27日,张明多次在聊天记录中询问名为“魔卡”的导师,培训结束后是否能留下来作为公司的助教。对此,“魔卡”回复称:“你努力,肯定能留下;你不努力,给自己找借口,肯定留下了也会走人。”

  不放心的张明当晚10点45分又询问“魔卡”:“前几期导师计划,学员留下来的几率怎么样?”得到的答复是:“都能留下来。”

  当晚11点,张明再次询问“魔卡”:“培训以后怎么安排?”“魔卡”回复:“直接安排岗位、住宿”。张明问:“都安排助教吗?”对方回答:“是的。”

  面对这次“机会”,他们曾犹豫再三,“导师”的承诺最终让两人下定了决心。7月27日和6月16日,张明找朋友借了钱、刘磊找银行和蚂蚁借呗贷了款,分别通过支付宝,向导师“魔卡”和“keith”的账号汇去了2.98万元。与此同时,导师还分别让他们签署了一份包括11项条款的“用户协议”。

  7月30日下午,两人来到春熙路,与参加“8·1导师培养计划”的其他学员汇合,按照正式培训之前的计划,学员需要进行一次彻底的个人形象改造。他们告诉记者,当天下午,平台派来几个“助教”,把20余人分为5组,然后去指定的商店买衣服。张明没有省钱,一口气消费了5000元。刘磊手头比较紧,只花了1500元。购买衣服的钱,由学员自理。随后,助教还带着学员们去了指定的理发店理发,各自花费数百元,费用均由学员自理。

  8月1日,王环宇现身成都群光广场君悦酒店的一间会议室内,亲自为参加“8·1导师培养计划”的20余名学员加油打气,并为学员们上了第一堂理论课。张明和刘磊说,这样的理论课,贯穿了随后的6天时间。平台提供的一份宣传资料显示,7天之中教学的内容依次是PUA技巧、授课技巧和市场技巧等。

  学习之余,导师会带学员们出入各类高端消费场所,配备专业工作人员进行拍照和修图,用以改变学员们在微信朋友圈的网络形象,并对朋友圈的话术进行指导。翻看张明和刘磊的朋友圈,他们精致打扮,工作内容是在酒店开会,业余爱好是骑马、派对和看艺术展,逗的宠物是松鼠和石猴,饮食多为西餐,夜宵还有茅台酒。而事实上,两人刚辞掉工作,连收入都没有。

  张明和刘磊原以为,在培训结束会成为一名助教,然后一步步晋升为导师。但8月7日培训结束时,公司仅仅为他们颁发了一张“结业证”,再无下文。同期的20多名学员,仅有5人最终留下当助教,张明和刘磊被排除在外,他们梦想成为导师的计划,彻底落空。

  “导师告诉我们留下来可以,但无法成为助教,只能去当销售。”张明说,他和刘磊当初是奔着提升情商与当导师的目的来的,自然不会接受销售的岗位,因为通过招聘也可以成为平台的销售,根本不需要花费近3万元的培训费。一名平台的销售曾经告诉张明,销售第一个月有两三千元的底薪,第二个月只能拿提成,而提成也很低,卖了5000元的课,销售只能拿200元。“如果没有提成,根本活不下去。”

  对于承诺学员在培训后会安排助教岗位一事,成都商报记者从多名学员处证实,理论课堂上,曾有导师向学员们提出过,必须通过“考核”才能留在浪迹教育。“但报名交钱之前,导师没有向我们提过这一点。”张明说。

  对此,浪迹教育方面告诉记者,导师是在培训期间用口头说明的方式告诉学员:“通过考核才能留下。”

  现在,张明和刘磊认为这次“8·1导师培养计划”,完全是一场骗局。他们认为,平台宣传资料存在夸大现象,导师的承诺最终也没兑现,而当初的宣传资料,已经在培训期间按导师的要求全部删除,他们通过与其他学员联系,才保留了为数不多的截图证据。“车费都不够了,现在想回家也不行。”站在府南河边,褪下“高富帅”的包装,面对记者的张明和刘磊目光焦虑、感到迷茫。

  8月23日,成都商报记者通过浪迹教育平台官方网站提供的招生信息,与名为“浪迹教育-王环宇”的微信账号加为好友。在记者的疑问之下,“浪迹教育-王环宇”告诉记者,他不是王环宇本人:“浪哥只有报名后才会见你们。”随后,记者得知,操作“浪迹教育-王环宇”的人名叫“大熊”(音),是一名去年通过“门徒培训”成为导师的新人。

  记者以想了解导师培训为由与大熊展开交流。大熊回复记者:“导师培训计划,费用49800元,随时来,包工作。”当日下午,记者来到浪迹教育位于高新区天府软件园内的一处办公地,见到了导师大熊本人。“报的人太多,报名费涨价了。”大熊告诉记者,报名费2.98万元的导师培训只办了3期,现在类似的培训分为基础版34800元和高阶版49800元。如果选择高阶版,培训后100%可以留下来当助教;选择基础版,则需要通过自身的努力,达到要求才能留下。大熊介绍,此前的3期培训,一共有100余名学员参加,最后留下的有40多人,目前他们还需要通过3个月的实习期。

  随后,大熊安排了其中一名助教与记者交流。这名助教20岁出头,刚大专毕业,进入平台工作一月有余,目前月薪2000多元。对于自己职业前景,这名助教称,“一些老助教月收入已经过万了”。

  8月23日至24日,浪迹教育平台负责人之一安羽笙,就当事学员所表达的不满向成都商报记者作出回应。

  记者:学员认为浪迹教育平台发布的宣传资料,涉及夸大宣传、过度营销。对此,浪迹教育方面怎么看?

  安羽笙:个别销售人员在进行销售推广的时候,未按照公司规定,作出了夸大宣传,导致部分客户产生了错误的认识。对此,公司已经对相关销售人员作出了开除处理,并对公司员工再次进行了教育培训,以杜绝再次发生类似现象。

  安羽笙:我们在宣传时并未承诺过每个经过导师培养计划的学员,都可以留下来。一致对外宣传的是通过培养计划,我们最后会进行一个双向选择的机会,我们希望在培养计划中表现优秀的学员能够加入公司共同发展,但不会承诺每个学员必然会录用。这个问题同样是因为个别销售人员为了个人业绩而进行了夸大的宣传,没有向客户解释说明清楚,误导了客户。

  安羽笙:浪迹情感平台一直定位为一家从事情感咨询服务的咨询服务机构,并非教育机构,我们的每位导师,都是持证上岗,有着国家情感咨询师执照。

  近日,成都市锦江区、青羊区、高新区三地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均向记者回应,将尽快对所辖范围内成都南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旗下浪迹教育平台的办公地点进行现场调查。高新区工商行政管理局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通过查询,发现该公司经营范围不包括“教育培训”,所以工作人员将着重了解该公司是否涉及“教育培训”的经营行为。24日下午,锦江区工商行政管理局迅速派出执法人员走访了该平台设在IFS国际金融中心的办公地点,并通知一名负责人前往工商行政管理局说明相关情况。

  七夕节刚过,两位试图通过虚假“包装”而快速获得“恋爱秘笈”的小伙的经历,令人唏嘘。

  与人相处,特别是与异性相处,是一门艺术。但这种相处艺术,是在长时间的相处过程中,逐渐熟悉的过程。两个人从认识到熟悉,需要经过不断的试探、协调、包容,最终达到平衡的和谐——这正是情感的美妙之处。而试图通过虚假的“包装”,以短期内吸引对方为目的,经营短期内的“恋爱”,这从根本上来说,违背了人类对情感的基本诉求,也公然与社会公序良俗相悖。

  这是一个快速发展的社会,互联网在很多方面加快并且简化了我们的生活,比如我们可快捷的支付、吃饭、交通等,但有些方面例外,比如爱情。短时间的“包装”很快会褪色,留下的只是一声叹息。

  所以,想要通过学习去收获一份爱情,注定是不会成功的。 可惜,浮躁蒙蔽了很多人的双眼,他们渴望有一本“秘笈”,靠它就能迅速赢得爱情。 顺理成章的,个别培训机构便兜售起这种“秘笈”来,他们利用了一些人急于求成的心理,试图把原本需要亲身实践方知其味的恋爱变成一条流水线,这从一开始便注定会成为一场闹剧。 两名小伙如果能明白这个道理,也算是好事。毕竟钱蚀了是小事,可以再挣回来; 但抱着这样的恋爱观找寻找另一半,注定不会有好的结果,那才是贻误终身的大事。

  北京(成都)蓝鹏律师事务所陈小虎律师认为,此案例中,成都南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行为涉嫌虚假宣传和超范围经营。陈小虎表示,公司有义务监管员工,员工对外宣传也代表了公司,所以即使是个别员工(销售人员或导师)做出的承诺未能实现,公司也应该对外承担责任。其次,该公司向学员收费、开班、颁发“结业证书”等行为,事实上属于教育培训的范畴,而该公司没有教育培训的资质,这就构成了超范围经营。另外,该公司颁发的‘结业证书’也不具有任何法律效力。“此案例中的相关学员有权利要求该公司退还报名费用。”他说。

  成都泰和泰律师事务所刘真含律师还认为,成都南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培训内容也涉及道德问题。刘真含举例,通过改造朋友圈制造虚假的网络形象吸引异性关注,这违反了主流社会普遍的公序良俗。

上一篇:英国女星海伦·弗拉纳根喜迎千金 晒温馨合照

下一篇:法院邀你拍波音飞机记得带上39亿存款